朗读者第1期嘉宾 濮存晰:人生不是只有第一起跑


朗读者濮存昕:人生不是只有第一起跑线

从一位演艺圈明星到成为家喻户晓的首位预防艾滋病宣传员,在濮存昕名人光环四射的背后,人们可曾想到,他却有过小儿麻痹症的痛苦经历……
 

曾经自卑的童年向往健康

1953年7月,濮存昕出生于北京,父亲是人民艺术剧院的演员、导演。不幸的是,他在一岁多时,患了小儿麻痹症。当时,父亲苏民接到电话,顿感五雷轰顶,因为那时患这种病的孩子很多,几乎无一例外地留有后遗症。

母亲贾铨的嫂子在卫生部工作,建议他们去找儿童医院的中医关大夫。关大夫果然有几分神奇,不久,护士打电话说濮存昕大脚趾头能动了,过了几天,护士又打来电话说濮存昕小脚趾也能活动了,脚脖子也能活动了。濮存昕上小学时,小儿麻痹后遗症已很严重,只好用一个四条腿的板凳当拐杖。  在他升入中学时,还必须依靠拐杖走路。他每天拄拐杖去上学,本来就一瘸一拐的,再加上路面不平,经常会摔跟头,于是同学们总是在一旁笑他。有一次,在上学路上,濮存昕一不留神摔倒了,在一旁的同学又聚在一起取笑他。他倔强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扭头看了看正在取笑他的同学,非常自信地说:“你们笑什么,是学校的路不平,又不是我的脚不平。”说完,他头也不回地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一天早晨,苏民偶然发现濮存昕背着书包架着单拐出了大门,到了门外他将单拐夹在腋下,把身体的重心故意放在病脚上,用自己那条手术过的腿向前蹦,每跳一步都非常吃力。跳了几步,他就停下来,以此来增强自己病脚肌肉的活力。以后,濮存昕坚持每日在腿上绑沙袋进行锻炼,非常刻苦。患病对濮存昕来讲,成了锻炼意志的好机会!为了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健康,濮存昕一共经历了5次手术,每次手术都是非常痛苦的。当爸爸妈妈心疼地提出不要再手术时,坚强的濮存昕却说:“爸爸,做吧,只要这条腿的病能好,我不怕,多疼我都不怕。”

濮存昕为什么不怕疼呢?因为他那时有些自卑。他曾想:“我为什么不能像那些体育好的同学那样呢?他们多好啊,我什么时候能像他们一样健康!”正是这种内心的力量,支撑着濮存昕。在以后的生活中,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提醒自己:“不能让别人看出我的腿不好。”他多么想跑想跳呀,可是因为他的腿,在接力的时候,哪个队也不要濮存昕。濮存昕难过极了,他想:“难道我这辈子就完蛋了吗?”不,濮存昕告诫自己一定要乐观,千万别自己打败自己!

1964年,濮存昕做了脚弓展开手术。手术前后共进行了5次,整整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最后一次手术做完以后,濮存昕还拄着双拐,就已经开始练习篮球了。运动锻炼了濮存昕坚强的意志,他能走得更稳了,跑得更快了。正是这种对健康的向往和不懈的努力,才使濮存昕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慢慢懂得生活的牧马人

生活迫使濮存昕学会抗争,经过锻炼,他的腿恢复了功能。1969年,当“上山下乡”运动来临时,16岁的濮存昕便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他去的地方是黑龙江。在北大荒,濮存昕先是在黑龙江建设兵团种地、养马,他和同学们一起在那里生活了七年多,学会了各种农活。

那时,最让濮存昕高兴的就是放马。有匹马很高很高,非常漂亮,当它激昂着头时,濮存昕就感觉到一股向前奔跑的力量。他爱这匹马,喜欢领着它吃嫩绿的草,再跑到河边把它身上的毛一根根地刷洗干净。等到那里的检疫员带上白手套不定期地检查时,发现马的身上一点土都没有,直夸濮存昕把马刷得最干净。濮存昕听了,当然也很高兴,有人给他照了一张相片,就是他牵着那匹心爱的马。

濮存昕喜欢观察马的习性,它平静的时候、温顺的时候和它暴烈的时候,那些让人激动的张力让濮存昕心潮澎湃。骑上马观赏着自然风景,真是令濮存昕难忘啊!生活本身就是一本好看的书,在日后濮存昕走上演艺道路时,如果戏里面有骑马的镜头,濮存昕是不会找替身完成的。因为他自己能把马立起来往下滚,这是特技的动作,而他滚下来时却一点儿事也没有。如果没有那七年的下乡生活,他能演得那么出色吗?所以,当后来有人问濮存昕,下乡生活苦不苦,当时他又是怎样想的时,他充满感情地回答说:  “其实我们是真心实意的。我是一个追求进步的青年,上山下乡真是一腔热血、喊着口号去的……慢慢地我觉得生活是艰难的,同时开始考虑到自己的一生,好像是一个孩子,一个青年人,开始想自己今后做什么的时候,他就有一种认真了。”

  
自强不息,找回健康与快乐

“上山下乡”一年之后,濮存昕被调到宣传队。在宣传队,濮存昕吃苦耐劳,演出之外他什么活都干。一天宣传队奉命到师部演出,他和队员们拉着道具和服装赶路出了一身汗。到了师部卸了车,脱下外套换上单薄的演出服装就演出,汗水全部冷凝在身上,这一冷一热便出了问题。开始在后台候场时,濮存昕就感觉自己的病腿有点痛,但并没在意。那天他的节目是朗诵李白的《将进酒》,这是他个人最喜欢的名篇。朗诵到一半时,濮存昕就感觉自己的病腿有点使不上劲了,他把重心换到另一条腿上继续朗诵。朗诵完毕,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该下场了,可濮存昕却像个木头人似的呆在那里动也不动。幕后人员不知实情,急得一个劲地冲他比划,示意他赶快退场,濮存昕无法迈腿,只好抱着病腿蹦着下了台。后来在师部领导的关怀下,濮存昕的病腿得到医治并完全康复。

1977年,濮存昕从兵团回到北京,正巧空政话剧团招生,对演戏有浓厚兴趣的他便去报考,结果很顺利地通过了考试。此后,濮存昕如愿调入“北京人艺”,从此开始了自己的艺术道路。在2001年度观众最喜爱的中央电视台黄金时间电视剧演员的评选活动中,濮存昕被大家评选为最喜爱的演员之一。面对着观众,濮存昕曾说:“我不是一夜明星,我是一点点进步的。其实我原来是个很蹩脚的演员,那时候导演都不正眼看我。偶像也好,观众喜欢也好,我们演员就是代替观众表达了很多他们心中的东西。莱蒙托夫说过‘我深深爱着你,但不是爱美丽的容貌,是你表达了往昔的痛苦与逝去的爱’,我们演员就是表达情节、表达生活、表达人的精神。可能完成了观众的想像力和他们的幻想。坦诚地说我不是个出色的演员,我对这次获奖很意外,我没有想到扮演《假如有明天》中这个小角色会得到观众的认可,这是观众们对我的厚爱。”

正因为有爱,濮存昕才更加热爱公益事业。2000年濮存昕受卫生部之邀担任预防艾滋病宣传员,这是他的另一个终身职业。此后,濮存昕先后参加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国青基会、全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以及卫生部健康教育研究所(CTC系统)等多个机构组织的关于艾滋病知识及预防方面的活动项目,足迹遍及吉林、山东、甘肃、四川、贵州、江西、山西、北京等大半个中国,深入城镇和农村,甚至走进艾滋病患者中间,无数次不辞辛劳,不厌其烦地义务宣讲有关艾滋病及艾滋病预防方面的知识,同时呼吁人们打消对艾滋病感染者的恐惧和歧视,给他们以社会大家庭的关怀和温暖。濮存昕坦承,当前,比救助一两个艾滋病人更重要的是改变环境。他说:“改变人们对艾滋病的无知和对艾滋病感染者的歧视现象,这是我的职责。”对于担任预防艾滋病宣传员的这一角色,濮存昕说:“这是缘分,我碰到了,是生活给我的一个机会。”为了宣传预防艾滋病,濮存昕甚至还将自己的漫画像印到安全套上。

濮存昕以个人名义设立的“爱心基金”,是我国第一个由捐助人设立、以信托方式建立的公益基金,可以长期存在并自愿充值。基金的一部分每年用于捐助人指定的资助项目,由中国青基会落实,捐助人对基金的管理和使用有监督权。濮存昕还在“爱心基金”设立时,第一次曾充值10万元,其支付的第一项公益活动是为西藏的小学生订阅1000份中国少年报。濮存昕在拍完《假如有明天》这部戏以后,把所有的片酬都捐给了专门治疗艾滋病的北京佑安医院。濮存昕不是要表现自己,那是他自愿的行为,而这种行为来自于他不会忘记自己残疾的那段经历,是社会、家长、同学那种关爱的精神在感染着他,濮存昕感受着爱,他也把爱热情地奉献给别人。

濮存昕的童年虽然不是十分完美,但他以自己的信念告别了烦恼,他渴望生活,他向往健康。在他一步步地成功时,他找到了作为一个有志者的快乐,那就是:别人说你不行的时候,你不要觉得怎么样,你可能真的不行,但是你要让自己行。

从自卑的童年到自信的成年,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经历了不断努力的人,才可以像濮存昕那样,找回属于自己的健康,找到演戏与做人都清清白白的那份快乐。

转载请注明:主页 > 朗读者嘉宾 > 朗读者第1期嘉宾 濮存晰:人生不是只有第一起跑

本文原地址:http://www.langduzheba.com/ldzzj/460.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朗读者第1期嘉宾 蒋励:医者无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