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者第12期嘉宾 乔羽:用歌词诠释人生


朗读者乔羽:用歌词诠释人生

乔羽是我国著名词作家,2001年11月14日,《我的祖国——乔羽作品音乐会》在北京举行。音乐会精选了乔羽几十年来创作的优秀歌曲,既有《让我们荡起双桨》《我的祖国》《牡丹之歌》等脍炙人口的老歌,也有近年来大家耳熟能详的《爱我中华》《难忘今宵》等作品。 参加音乐会的大多是这些歌曲的原唱歌手,包括郭兰英、李谷一、彭丽媛、宋祖英等。
 

成就及荣誉

乔羽还在20多岁的青年时代,就创作了童话《龙潭的故事》,批评贪得无厌的人。儿童剧《果园姐妹》使“大灰狼”的形象家喻户晓。《我的祖国》《人说山西好风光》《爱我中华》一经谱曲,广为传唱。1956年与时佑平合作创作电影文学剧本《红色少年行》,(即电影《红孩子》),描写了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一群儿童成长为革命少年的故事。195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60年署上自己名字不署真作者名字的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团原创的彩调剧《刘三姐》弄出电影剧本《刘三姐》,柳州彩调剧以反映反压迫敢于阶级斗争为主线将一个隐约的传说创作为歌颂美丽智慧勇敢的民间歌手刘三姐,带有浓郁的地方民族色彩。1964年还参加了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诗词部分的写作。粉碎四人帮后,与树园等合作创作了话剧《杨开慧》并继续创作了歌词,现任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是中国音乐创作界不折不扣的词坛泰斗。历任文化部、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歌剧舞剧院专业创作干部,中国歌剧舞剧院副院长、院长,一级编剧。全国第八届政协委员。著有歌词集《小船儿轻轻》,歌词《让我们荡起双桨》《我的祖国》《祖国颂》《牡丹之歌》《难忘今宵》《思念》《说聊斋》等。上列歌曲均获全国大奖。


 

最早的成名作

这个时期的乔羽对哲学、政治、经济学颇感兴趣。这时,他从学校里被抽出来深入农村参与土改工作,写出了十二万字的《党尔砦土改经验调查报告》。土改工作团团长王任重对这篇观点鲜明,逻辑严密、文笔漂亮的调查报告赞不绝口,下令立即把乔羽调到冀南区政策研究室。然而,王任重的命令,最终却因中共中央的“这批学生谁也不能动,留等解放全中国统一使用”的命令化为泡影。这篇调查报告被当时的《冀南日报》加版转载,对推动当地的土改工作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竟成了乔羽最早的“成名作”。这年乔羽二十岁。
 

写歌人生多磨练

乔羽,待人敬而不疏,近而不谑。浓厚的乡音铿锵有致,言词幽默有趣,加上他言语间的手势动感明快,第一眼就给人留下神采奕奕,精神矍铄的印象。

乔羽幼时受其父文学熏陶,4岁时已能识字三千,《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读来不觉费劲。小时苦读,很早便懂得了格律诗、乐府和古今民歌,由于博闻强记又有来自民间的禀赋,这些为他的歌词写作夯实了基础。乔羽青年时立志,写作小有名气。几十年的人生经历给了他最大的学问,他常说,写作时的许多感受都来自于生活。

他将自己的才华用于写歌,但是在他眼里,写歌词并不是高贵神圣的创作。乔羽经常说:“我一向不把歌词看作是锦衣美事,高堂华屋。它是寻常人家一日不可或缺的家常饭,粗布衣,或者是虽不宽敞却也温馨的小小院落。”在他心中,带着淳朴的生活气息和泥土芬芳倒是最好的作品。有人说乔羽玩“土气”极为地道。他的知识结构,可说是从民间奠基而又遍读古书搭起了架子,且又以古今中外各种“杂书”填充门墙。于是乎,人们听到这样再平常不过的歌词,“姑娘好像花一样,小伙儿心胸多宽广,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还有“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是多么的朴素精练!乔羽说:“我不喜欢涂脂抹粉,喜欢直来直去的大白话。”其实,他的歌词看似极普通的语言,但是只有乔老才深刻体会到它们是“容易写,写好难”。


 

当年创作故事多

说到乔羽老先生的词,其间的故事一抓一箩筐。最有趣的当数《难忘今宵》。乔老说,当年写作这首歌词,前后用了两小时。那是1984年,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排练现场,当时总导演黄一鹤突然觉得缺少一首与整台晚会相映衬的歌曲,于是匆匆地来到乔羽办公室,开口便直接要歌词,“你马上给我写首歌词,春节晚会上要用。”乔羽当时很吃惊,“你说‘马上’,什么概念?”“就是现在,我坐在这里等,写好就拿走!”乔羽眼见总导演急得不行,但是又无法当场写就,于是让导演先回,答应早上5点一定交稿。但是送走导演已是凌晨3点,而且事情来得太急,导演连要写什么内容也没有交待。这时,乔羽已经顾不及询问,他联想当时的晚会,大年三十家家团圆,人人都有美好的祝福,这应该是值得人们永远纪念的日子……灵感骤来,疾如春雨。乔羽马上动笔,挥毫立就,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

无论天涯与海角,

神州大地同怀抱,

共祝愿,祖国好,祖国好”,

告别今宵,告别今宵,

不论新友与故交,

明年春来再相邀,

青山在,人未老,人未老。

歌词情感深厚,道出了除夕夜所有中国人的心声。两小时内一气呵成,早晨5点,这首词准时交到导演手中。

耗时最长的一首歌词是《思念》,乔羽从萌动写作念头到构思、完成,用了整整26年。1963年初夏的一天,乔羽从蹲点的邢台地区沙河县回到北京垂杨柳的家里,他走进卧室,打开窗户,倏地,凉荫荫的空气伴着一只蝴蝶轻柔而欢快地漫游进来。乔羽一下呆住了,不敢动,也不敢收拾东西,生怕惊动了这个轻盈飘动的小精灵。他紧紧地盯住那只扑闪着金黄色翅膀的蝴蝶,看它围墙绕了六圈,又从窗口飞出。乔羽一直目送着它消失在阳光闪烁的美丽田野里,一种圣洁感充溢在心头,把沉淀在心底的甜酸苦辣全部翻腾了起来,一种突然而至,久已积蓄的情感涌流,强烈地撞击他的心灵。但这次“奇遇”乔羽并没让它立即进入“创作”,而是捂进心中“瓶底”,像陈年老酒,一搁就是二十多年。直到198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上,乔羽才和作曲家谷建芬合作,让毛阿敏唱响了它。这是乔羽上千首歌词创作中时间跨度最长的一首——

《思念》创作于1986年,1987年在北京举办的“谷建芬作品音乐会”中由范琳琳首唱,1988年在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由毛阿敏再次演唱。从此,歌曲《思念》就以毛阿敏从容稳健的演唱风格,定格在广大音乐听众的印象之中,并获得极大的传播与流行。歌曲用一只匆匆飞到窗口的蝴蝶,比喻久别重逢、远道而至的朋友,感叹了“相见时难,分别亦难”的特殊情感,舒缓的音乐给观众留下了朦胧的悬念,留下了一缕缕的情丝,也留下了苦涩与甜蜜的思念。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好象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不知能作几日停留

我们已经分别得太久太久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你好象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为何你一去便无消息

只把思念积压在我心头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好象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不知能作几日停留

我们已经分别得太久太久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你好象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难道你又要匆匆离去

又把聚会当成一次分手

难道你又要匆匆离去

又把聚会当成一次分手


 

《我的祖国》

电影《上甘岭》主题歌《我的祖国》,是乔羽的代表作之一。这首歌词写于1956年夏天。乔羽写作时,给这首歌定名为《一条大河》,发表时被编辑改成《我的祖国》。《我的祖国》的词曲创作任务完成之后,长春电影制片厂请了当时一批国内擅长唱民歌的歌唱家们试唱,结果都不尽人意。乔羽忽然想到并提出:“怎么不请郭兰英来?”郭兰英来了,一唱,在场的人都拍手叫好。录音是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进行的。那时,人们基本上没有版权意识。电影还没出来,电台便向全国播放了这支歌。迅速地,城乡处处都回荡起了“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于是一个历史事实形成了:最先唱响“一条大河”的是郭兰英,最先播放这支歌的不是电影而是电台。
 

与“三”结缘

乔羽这一生有三个名字。第一个名字叫乔庆宝,爹妈起的,用了十八年,直到参加革命,他才自作主张,改名乔羽,这是他的第二个名字。第三个名字叫“乔老爷”,这在中国歌词界、文艺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用乔羽自己的话说:周总理都叫我乔老爷。

说起来挺有趣儿,乔羽这一生不但有三个名字,他还有三个故乡:第一故乡,山东东平,这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第二个故乡,太行山。这是他参加革命,就读当时北方大学的地方,解放前后,他在这里住过六年。第三个故乡,北京。解放后,他大部分时间都是生活、工作在这里。 不仅如此,乔羽从事创作以来,已作过上千首歌词,有位评论家说乔羽作了三大国唱:一是《让我们荡起双桨》,这是写给少年儿童的;二是《最美不过夕阳红》,这是写给老年人的;三是《我的祖国》,这是写给所有中国人的。因此他共有三个头衔:剧作家,他写过三个有名的剧本:《果园姐妹》《刘三姐》《杨开慧》;词作家,他写了一千零三首歌词;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他在这个位置上工作了十三年。如此说来,乔老爷的一生的确是与三有着不解之缘。


 

晚年心事归平淡

现乔老已83高寿。2005年是他与夫人佟琦的金婚纪念。夫妻俩一路走来,懂得了相互忍让、相互扶助,婚姻幸福美满。晚年时,大家尊敬地称乔羽为“词坛泰斗”“词坛不老松”等,但是乔老对此付之一笑,当学生称他为“音乐文学界的泰斗”时,乔先生认真地说:“我反对泰斗的说法。泰斗是那些永远明亮的,指引方向的。而我只是一个歌词作者罢了。现在一些报刊上动不动就称人是‘著名的’,然后就是大师、泰斗。这是一种浮躁的社会现象。没有人会说‘著名的鲁迅’,我们只说鲁迅先生就可以了。曹雪芹写了《红楼梦》,不用说他著名,因为一提起他的名字人们就会肃然起敬。毛泽东就说:中国除了地大物博,还有一部《红楼梦》。这就够了。”

乔老笑对功名,淡泊利禄,乐观豁达。他平常爱啜几口酒,抽几口烟,也爱广交朋友。他把一天的时间划分为两段,上午闭门写作,谢绝来客来访。一旦投入写作,任何电话不接,任何人也不理睬,足见创作态度之认真。下午时间自由安排,或接待造访者,或找老朋友聊天,再或散散步。平日里喜欢钓鱼。他说,尤其喜欢雨中垂钓。知足常乐,随遇而安。

从他那儿,你可以领悟:许多原不曾经意的东西,原来有那么多学问;原来心灵真的可以不为浮名和积习所累,许多艰辛只需当时看开,以后便可作为谈资和玩笑。

这一切,用乔老的歌词形容最好不过:“青山在,人未老”。
 

周总理也叫我“乔老爷”

在中国音乐文学学会黄山太平湖年会期间,笔者以特派记者和会议代表的双重身份专访了乔羽先生。我惊讶地发现会场内外来自全国各地的词坛名家们均一口一声“乔老爷”向他打招呼,有的甚至就直呼他“老爷”,他居然也答应得那么自然那么高兴,于是就把这个称呼趣闻定为采访的第一问题,乔羽答道:“这个称呼可谓历史悠久啦,那还是60年代电影《乔老爷上轿》轰动影坛的时候,一群圈内人发现我的音容笑貌酷似剧中人乔老爷,再加上我刚好也姓乔,于是赐给我‘乔老爷’的称呼,一传十、十传百,天长日久就这么叫起来了。”有一次邓颖超同志接见文艺界的朋友们,见面后一一握手寒暄,当握到乔羽的时候,邓颖超眼睛一亮,非常认真地问道:“乔羽同志啊,怎么人家都喊你‘乔老爷’呀?连周总理也叫你乔老爷。”乔羽把称呼的由来一一道上,听得邓颖超哈哈大笑:“看来我也得喊你一声乔老爷了。”


 

爱情秘诀:忍

1994年6月19日这一天,乔羽、佟琦夫妇迎来了他们结婚四十周年纪念日。儿女们选了一家典雅、宽敞的歌舞厅,为爸妈庆贺。意想不到的是,竟有上百位亲朋好友,呼呼啦啦闻风而来,还惊动了央视的记者朋友。乔羽夫妇惊喜有加,老两口偎依着相互劝酒,这时有位年轻的朋友突发感慨:“一位男人与一位女人在一起,居然能生活四十年,真是不可思议。”这一问,顿时偌大的舞厅一片安静,人们期待着乔羽的回答。 乔羽问那位青年:“怎么说?”那位青年快言快语:“实话实说。” 乔羽把玩着自己的酒杯,前后左右地看了看喜洋洋的朋友们,开口道:“如果让我说实话,我只有一个字——忍。” 夫人佟琦还没等朋友们醒过神来,赶紧补了一句:“我有四个字——一忍再忍。” 歌舞厅内,顿时掌声大作,笑声不绝。 这就是乔羽,这位词坛泰斗已经写了一千多首歌词,每首不过几百甚至几十字,但歌词中凝聚着真诚、美好和善良,以智慧、幽默、平实的表现手法抓住了亿万中国人的心。从一定意义上讲,这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建国50周年由中宣部等六家单位主办的《新中国舞台、影视艺术精品选》里,乔羽有《我的祖国》《祖国颂》《让我们荡起双桨》《思念》《人说山西好风光》《难忘今宵》《爱我中华》等多部作品入选,是入选作品最多的艺术家。党和国家鉴于他的卓越贡献,批准授予乔羽“终身不退休的艺术家”称号。每谈及此,乔羽大都一笑了之。回顾往事时,他感慨万千,时常用这样三句话自慰自勉:“不为时尚所惑,不为积习所蔽,不为浮名所累。” 要抒发乔老先生“百年心事归平淡”的心曲,最合适的恐怕还是他自己曾写过的一首无题诗: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

历史是一个古怪的老头。

他要留下的谁也无法赶走,

他要送走的谁也无法挽留。

岁月流逝,随风飘逝,众多蝴蝶般的瑰丽梦想。思念你所思念的人是一种温馨,思念你所思念的事是一种享乐,在这严寒的冬季里,愿钟情咖啡为你献上的歌曲《思念》,能化做一股暖流,激荡你的心扉,思念是一种等待…等待温馨的思念……

思念是心花,一瓣一瓣地开,每天都香;

思念是眼泪,一滴一滴地流,每天都有;

思念是岁月,一分一秒地走,每天都想;

思念是儿情,一年一年的诉,每天都听。

乔羽耗时最长的一首歌词是《思念》,从萌动写作念头到构思完成,用了整整26年时间。1963年初夏的一天。乔羽从蹲点的邢台地区沙河县回到北京垂杨柳的家里,他走进卧室打开窗户,倏地凉荫荫的空气伴着一只蝴蝶轻柔而欢快地漫游进来,乔羽一下呆住了,不敢动也不敢收拾东西,生怕惊动了这个轻盈飘动的小精灵,他紧紧地盯住那只扑闪着金黄色翅膀的蝴蝶,蝴蝶自在而得意,欢快而轻柔,灵动而飘逸,它围墙绕了六圈,又从窗口飞出,乔羽一直目送着它消失在阳光闪烁的美丽田野里。一种圣洁感充溢在心头,把沉淀在心底的甜酸苦辣全部翻腾了起来,一种突然而至,久已积蓄的情感涌流强烈地撞击他的心灵。但这次奇遇乔羽并没让它立即进入创作,而是捂进心中“瓶底”,像陈年老酒,一搁就是二十多年。直到1988年他提笔写到咏叹友谊的歌词《思念》时,才把沉淀在心中的那一段回忆重新开启,写就了又一首经久不衰的好歌,倘若他心中没有一只鲜活的蝴蝶,没有对旧友深沉的思念,这感情与形象绝对无法融合,而他偏偏将二者联系到了一起,而且融合得这般巧妙、生动而又深沉。1988年央视春节晚会上,乔羽和著名作曲家谷建芬合作、当红歌星毛阿敏谢绝其它高报酬演出,来义务演唱这首朗朗上口动人的歌曲《思念》。乔老写了很多兼抒情并隐含理趣的歌词,蝴蝶代表一种梦幻,从庄子化蝶到梁祝化蝶,蝴蝶一直被视为友谊和爱情的象征,它表达了诗一般的很多人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感情,眷恋和思念之情是生活中最美好最珍贵的情感,然而这种东西在生活中又不能经常得到,乔羽上千首歌词创作中,《思念》是时间跨度最长的一首,这首歌成就了毛阿敏,也成了人们口口相传的美谈,乔老写的歌一代代传唱,永远让人年轻,滋润人的心田。

思念是心花

一瓣一瓣地开,每天都香;

思念是眼泪

一滴一滴地流,每天都有;

思念是岁月

一分一秒地走,每天都想;

思念是儿情

一年一年地诉,每天都听。

思念是一种欲罢不能,欲达不及,揉人心碎的苦

思念是一种时时刻刻永驻心底的牵挂

思念是一种温柔的心疼

思念是一种沉沉的忧郁

思念是不管你在哪里

做什么都抛不开挥不去的渴盼!

思念是“只要你过得比我好”的隐忍

思念就是所有的纷杂,都在记忆中沉淀,

惟有你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一个眼神

一次凝眸都在记忆的小河中反复流动。

思念是一种苦苦的忍耐;一种酸楚的无奈......

思念里有苦痛伴随着艰辛!

思念是一杯苦咖啡。虽然很苦,但给人一种耐人寻味的甜。


 

乔羽夫人

佟琦,性别:女, 1937年,乔羽的妻子

要说起佟琦,还要用一段文字来介绍她们俩的关系。

乔羽出生于山东济宁,乔家的家业至乔羽的父亲一辈,已经败落。

乔羽出身贫寒,他的夫人佟琦却出身于名门望族。父亲是东北有名的将军,母亲是清朝的皇亲。佟琦一辈子爱清洁,一辈子口快心直,一辈子眼里揉不得沙子。

尽管乔羽与佟琦也不乏平民百姓中的“烟火气”,磕磕碰碰一辈子,银婚已过,金婚又来,钻石婚将至,两个在许多方面都差异极大的人,却也拥有了家常便饭的幸福。

1954年的夏天,正当乔羽创作《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时候,月下老人向27岁的乔羽和17岁的佟琦抛去了一根“红线”。从此,他们荡起了爱情的双桨。

相爱着,是美好的,然而,为这美好,往往得付出一些“代价”。佟琦爱干净整洁,乔羽则是进入写作状态就忘记一切的人。在洗手问题上,老两口常常会发生争执,她要求他要常洗手,以防病从“手”入,而他则埋怨她有点刁难。一次,他终于憋不住了,申辩说:“洗一次可以,但不能洗五次呀!一次不是刁难,五次难道还不是刁难?不信你试试,让你在进书房前洗一次,出书房后又洗一次,进厨房时洗一次,出来后再洗一次……”幽默风趣的“申辩”,让两个人一笑了之。

乔羽爱喝酒,佟琦爱唱歌;佟琦爱干净,可乔羽又怕麻烦;乔羽爱读书看报,可佟琦有时又以唠叨为乐。乔羽的处理办法是:对酒当歌,以哼哼哈哈对付她的唠叨。有一天,乔羽拎回一只鸡,并一再强调它“非常嫩”,可是佟琦把鸡下锅后发觉它老得只能熬汤。于是,老两口一边喝汤一边谈论这只鸡,一个说这鸡太老了,一个则坚持说:本来是很嫩的,是你把它煮老了!争来议去,乔羽还是以他独有的幽默收场。

佟琦从来不在小馆子里就餐,而乔羽却乐于在街边小店消磨一点时光。谈到这一点,乔羽面带难色,无奈地说:“我老婆是贵族,我是平民。各有各的爱好,各有各的习惯,两人有冲突时,不要那么较真儿,让一步海阔天空嘛!”

有次在黄山丹霞宾馆餐桌上,有人问:“乔老爷,这次为何不带夫人来?”他呵呵一乐:“她来了,我端起杯子她就在桌子底下踩我,这岂不要败坏词家们斗酒诗百篇的兴致?”夫人不在身边时,乔羽喝酒抽烟都是放得开的,而夫人在身边时,他总是低眉顺眼。赫赫名家,怕老婆怕得常常让朋友们匪夷所思!

1994年6月19日,是乔羽、佟琦夫妇的结婚40周年纪念日。庆祝会上,老两口相偎相依地端着酒杯劝酒。一个青年朋友突然发问:“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在一起,居然能生活40年,真是不可思议。”言下之意,乔羽和佟琦经历40年沧桑岁月,怎么还能过下去呢?

大厅顿时安静下来,人们期待着乔羽的回答。他问青年:“让我怎么说?”那青年快言快语:“实话实说!”乔羽把玩着自己的酒杯,前后左右看了看朋友们,开腔道:“如果让我实话实说,我只有一个字,”乔羽喝一口酒,咂巴一下嘴,“那就是‘忍’。”还没等大家醒过神来,佟琦赶紧补了一句:“我有四个字——‘一忍再忍’!”顿时,大厅内掌声大作,笑声不绝。有几个中年人,尽管笑着,双眼却盈满了感动的泪水。

乔羽的一个“忍”字,既朴实,又一字中“的”。大凡结了婚的人,才知“忍”字对于婚姻的意义。爱,始于冲动,归于冷静。在冷静、平淡中品尝爱的滋味,掌握一个“忍”字才大有学问可做。

转载请注明:主页 > 朗读者嘉宾 > 朗读者第12期嘉宾 乔羽:用歌词诠释人生

本文原地址:http://www.langduzheba.com/ldzzj/619.html

上一篇:朗读者第11期嘉宾 郭琨:中国南极长城站第一人
下一篇:朗读者第12期嘉宾 老狼:一种活法